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  2024-06-19 23:55 星期三
锟叫癸拷煤炭锟叫筹拷锟斤拷

“十四五”煤电规划目标能否顺利落地?

  2023年,煤电一改往年的颓势,出现“两大转机”,一是煤电企业经营情况有所改善,实现整体“扭亏”;二是煤电新增装机规模实现“正增长”,改变了连年大幅下滑的趋势。在“双碳”目标下,随着新型电力系统的构建、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深入、长周期能源保供的持续以及国家对煤电政策的调整,如何正确认识传统煤电在巨大挑战中迎来的新转机?“十四五”煤电规划目标能否顺利实现?这些关系到我国能源保供、清洁转型、经济发展三大目标的协调统一,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给予正确对待。
  煤电整体“扭亏”,但仍未从根本上摆脱困境
  2021年,我国不同区域接连出现拉闸限电现象,加上新能源的局限性,煤电兜底保供作用凸显,再加上国家煤电政策的修正、优化,煤电在巨大挑战中迎来新的转机,煤电企业经营情况开始改善。
  2021年,五大发电集团(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华能集团、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煤电发电供热亏损1360亿元,比2020年减利1609亿元,超过2008年至2011年煤电4年亏损之和。尽管风力发电、光伏发电等清洁源盈利1232亿元,仍不抵煤电亏损。2022年,由于落实电煤中长期合同“三个100%”(发电供热企业全年用煤量签约100%、电煤中长期合同月度履约率100%、执行国家电煤中长期合同价格政策100%)及“煤电基准价+上下浮动不超过20%”(202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明确燃煤发电的电量原则上要全部进入电力市场,通过市场交易,在“基准价+上下浮动”的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同时,扩大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的范围。由原来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的市场化电价机制,煤电板块有所减亏。其中,五大发电集团煤电发电供热亏损784亿元,同比减亏576亿元。发电行业在清洁能源板块快速发展、扩大盈利的情况下,实现由亏转盈。
  2023年,在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煤电行业整体实现扭亏为盈。五大发电集团煤电发电供热终于迎来整体盈利307亿元。局面的好转,一是得益于国家严格管控煤炭产销环节、强力推动电煤中长期合同“三个100%”政策的兑现;二是来水偏枯,燃煤机组边际贡献、发电量增加也成了重要的增收因素,占全部增收因素的17%;三是继续落实“煤电基准价+上下浮动不超过20%”的市场化电价机制政策,使煤电价格比上年略有增加,约占全部增收因素的5%。
  2023年煤电行业实现整体“扭亏”可喜可贺,但冷静思考,煤电企业仍未从根本上摆脱困境。
  一是目前仍有45%左右的煤电企业亏损,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南以及新疆、宁夏、河北、河南、内蒙古等区域。
  二是煤电企业发电边际贡献为负、经营净现金流为负。经营净现金不足以支付利息的煤电企业还有不少,分布也很广。一些企业现金流短缺、投融资功能减弱、企业信用评级下降。
  三是煤电板块的盈利水平与其在电力行业的地位、贡献不匹配。截至2023年底,我国煤电装机11.65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比重降到约39.9%,却为全国提供了近六成的发电量,支撑超七成的电网高峰负荷,承担超八成的供热任务。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以来煤电投资收益率在电源结构中一直垫底。五大发电集团煤电占比51%,但在2023年发电产业利润中,煤电只贡献了22%,在全部产业利润中,煤电只贡献了12%,由能源保供中的“主角”变成效益考核中的“配角”。
  2024年,煤电容量电价开始执行,煤电企业大概率能迎来一个“小阳春”,但仍需关注三个不确定因素。一是2024年电力供需趋向平衡,煤电价格上浮20%政策落实难度增加。二是近年来发电设备故障频发,供电煤耗不降反升。在容量电价机制下,如何优化调整煤电的生产运营模式,提升燃煤机组灵活调节能力、工控系统自主可控能力,将是新挑战。三是煤价的不确定性。
  煤电发展出现“转机”,但达到规划目标仍存变数
  “十四五”前2年,我国年度新增煤电装机罕见出现连续下滑,与缺电保供下亟需追加资本开支、扩大新增装机成为电力行业的主要矛盾。
  “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期间年均煤电新增装机分别为6400万千瓦、4900万千瓦、3600万千瓦。2021年,我国新增煤电装机2937万千瓦,同比减少1093万千瓦,降幅为27.1%;2022年新增煤电装机2920万千瓦,同比减少17万千瓦,降幅为0.6%。五大发电集团中有两大集团煤电装机规模“净减少”,只有煤电一体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投资煤电积极性较高。长此以往,这种情况将危及中长期能源保供与新型电力系统的构建。
  面对煤电新增装机持续下降、能源保供持续进行的严峻形势,以及可再生能源“靠天吃饭”的局限性,煤电的发展重新引起了各级政府、社会各方的高度重视。
  2021年9月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双管齐下”。一方面,积极调整煤电政策导向,帮助煤电企业渡过难关。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煤电稳供保价政策,包括缓缴税款、增加贷款、拨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资金,建立能涨能跌的电价机制,出台煤电容量电价,增加煤炭产能、释放煤炭产量、高压管控煤价,鼓励开展“两个联营”(煤炭与煤电联营、煤电与可再生能源联营)。不再延续“十三五”期间全面打压的政策,包括煤炭、煤电去产能,要求工商业电价“只降不升”。另一方面,适度调增“十四五”煤电规划目标,合理布局清洁高效煤电。2022年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煤电“三个8000万”目标,要求2022年、2023年煤电各开工8000万千瓦、两年投产8000万千瓦,并将“十四五”煤电发展目标12.5亿千瓦调增到13.6亿千瓦。为推进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国家要求重点在沙戈荒大基地周边、川渝滇黔等水电富集地区、电力负荷中心以及主要电力输入地区“合理布局清洁高效煤电”。近年来,国家加快了煤电核准步伐。2023年,全国累计新增煤电装机4774万千瓦,同比增加1854万千瓦,增长63.5%,呈现“止跌反弹”迹象。煤炭企业出于建链稳链、平衡收益与风险的需要,积极“进军”煤电领域。
  笔者预计,以2023年为转折点,随着鼓励煤电“两个联营”、“煤电基准价+上下浮动不超过20%”的市场化电价机制政策的执行、容量电价的出台、煤电企业整体“扭亏”,“十四五”后2年以及“十五五”期间,煤电发展将会有所提速。但能否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煤电领域,如期实现国家调增后的煤电规划目标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目前,世界能源格局重塑,实现能源电力技术领先、自主可控成为各国竞争的“高地”。能源绿色低碳转型成为全球的“普遍共识”和“一致行动”。尽管能源危机的发生为保留化石能源开启了一个窗口期,但应对气候变化、加快清洁转型的呼声和趋势并没有减弱和改变。煤电长期愿景不被看好,这给投资者带来相当大的影响。同时,我国新能源全产业链领先世界,风光电装机呈爆发式增长,其成长性、经济性显著增强。相反,煤电的燃料成本、升级改造成本、碳排放成本快速上升,近期设备造价上涨了近三分之一,其市场竞争力与盈利能力大幅下降。2022年至2023年,国家要求煤电装机投产8000万千瓦,实际投产7694万千瓦,完成96%;到2023年底,全国煤电装机116493万千瓦,距离2025年13.6亿千瓦的煤电规划目标仍差19507万千瓦,意味着2024年至2025每年要投产近1亿千瓦,任务依然艰巨。
  因此,仍需要加大对煤电投资和碳捕获与利用技术(CCUS)的政策支持力度,推动新出台的容量电价相关政策尽快落实到位。
  实现煤电可持续发展,需多方协同发力
  煤电出现转机,但盈利的基石并不牢,若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仍需政府、企业、社会协同发力。
  煤电仍是我国能源保供的“压舱石”。可以预见,2030年前,煤电稳则行业稳,能源保供无大碍。尽管我国煤电出现了新的转机、实现了整体“扭亏”,但这种转机与扭亏是暂时的、初步的、不确定的。
  一方面,煤电承担了长周期保供重任。近年来,为保供煤电企业积累了大量政策性亏损需要消化,有相当一部分企业仍处于亏损状态甚至资不抵债。同时,还需要投入资金,对存量机组进行“三改联动”(节能降耗改造、供热改造、灵活性改造)、增量实现多能互补发展。此外,电价一改“标杆电价+煤电联动”政策,在全电量竞价机制下面临电价下降的风险。新出台的煤电容量电价重在建立固定成本回收机制,但由于容量电价补偿标准偏低,分年到位,且门槛高、考核严格,煤电企业并不能“躺赢”。另一方面,在“双碳”目标下,煤电面临低碳转型的长期挑战。绿色低碳是能源电力行业的战略方向,也是未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传统煤电必须走清洁低碳转型的发展之路。
  因此,必须从企业主体、市场机制、国家政策等方面共同发力,从根本上解决煤电发展问题,提升市场主体的投资意愿,加快新型能源体系建设,坚决守住能源安全的底线。
  一,容量电价下煤电企业不能“躺赢”,更不能“躺平”。要转变观念,找准定位,通过技术进步与管理创新,改造存量、严控增量、有序减量、低碳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煤电存量机组,可通过淘汰关停、容量替代、重组整合、“三改联动”、应急备用,并开展多能联供、辅助服务、综合能源服务,达到“低能耗、低排放、高能效”与“弹性出力”的要求,以提高电力容量、灵活调节、清洁低碳等多维价值,对冲燃煤机组利用小时下降、电能量价值减小的风险,努力提高度电价值。
  2030年前,各大发电集团要从国家大局出发,适当调增煤电发展规模,重点做好沙戈荒大基地煤电配套项目的开工、投产工作,力争早见效;对在建煤电项目,努力实现按计划投产;对已纳入规划的煤电项目,做好投资决策以及核准、开工工作;对煤电储备项目,做好评估、优选、纳规工作。同时,要围绕负荷中心、风光电外送基地、新能源调峰需求以及煤炭资源富集省份,分区域推进煤电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并以“两个联营”以及“多能互补”“源网荷储一体化”为发展方向,努力创新发展方式,积极探索“煤电+新能源”“煤电+储能”“煤电+生物质(垃圾、污泥)”耦合发电,实现多能互补、清洁转型。因地制宜发展“煤电联营”、“港电一体”项目,建设坑口、输电端口煤电厂,提升市场竞争与抗风险能力。融合发展风光水火储一体化项目以及智能高效热力网、多能联供综合能源系统。此外,要发展虚拟电厂,进一步研发、突破燃煤发电技术,特别是研发推广新一代碳捕获与利用技术,加快燃煤发电数字化升级,实现灵活、高效、清洁、低碳、智能发电。
  总之,煤电企业未来要走“煤电+”及“严建、改造、延寿、减发、退出”的清洁高效、低碳转型的路子,支撑新型电力系统建设。
  二,要完善与新型电力系统相适应的煤电市场机制,以体现煤电的多维价值,增强市场抗风险能力。目前,煤电已全面参与市场交易,如何体现煤电的多维价值,需要国家健全市场机制和企业综合决策。在国家层面,探索建立容量市场,完善辅助服务市场,深化中长期、现货电能量市场,形成以容量电价、调节性电价、电能量电价组成的电价体系。目前,重点要落实容量电价补偿机制,继续落实“煤电基准价+上下浮动不超过20%”的政策,或提高煤电基准价。在企业层面,努力实现供电、供热、辅助服务综合效益最大化,要力争中长期交易电量占比不低于装机占比、交易价格不低于市场均价,现货市场收益不低于区域平均水平,辅助服务市场净收益同比正增长。
  三,政府部门综合施策,提升煤电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认真总结拉闸限电的经验教训,评估既往的煤电政策,高度重视能源安全,对能源清洁转型的风险保持警醒,对煤电在能源保供、新型电力系统中的定位、作用重新认识,督促各方不折不扣落实近年来出台的一系列能源保供稳价政策。同时,还要根据煤电新的战略定位,创新、完善既有煤电政策,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体系,健全有效竞争的电力市场交易机制,坚持动力煤价、上网电价、用户电价“三价联动”不动摇,并推出煤电存量机组“三改联动”的激励政策。继续加大煤电关停、退出企业补偿力度。提倡各地存量煤电配置新能源资源,并鼓励煤电“两个联营”,实现煤电上下游产业链协调发展。(作者: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首席专家、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 陈宗法)

发布人:CCTD-周杰

中国煤炭市场网或与合作机构共同发布的全部内容及材料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受法律保护。未经中国煤炭市场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对上述产品、信息进行使用、复制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销售。

免责声明:网站刊登CCTD认为可靠的已公开信息,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CCTD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网站会员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网站会员做出的任何决策与CCTD无关, CCTD及其雇员不对使用网站信息及其内容所引发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负任何责任。

相关阅读:

CCTD是谁 数据服务 智能数字矿山 品牌会议 运销管理软件
关于CCTD 数据定制 数据融合 全国煤炭交易会 煤炭运销管理信息系统
研究团队 产业数据库 算法研究 电话视频会议 无人值守磅房
年度指数报告 周期类刊物和分析报告 系统集成 筒仓远程装车
咨询服务 智能化自动装车
考察活动 智慧营销支持

关注CCTD

    总部:010-64464669
    太原:0351-2167804、2167813
    秦皇岛:13780353903

    cctd@vip.sina.com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官方微信公众号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官方微博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官方APP

许传坤 软件部总经理
煤炭运销软件

许文辉 市场部副总经理
无人值守磅房系统

李小龙 市场部副总经理
煤焦钢市场分析

苗纳爵 市场部高级经理
港口煤炭市场分析

马丽娜 市场部高级经理
VIP会员服务

张鑫 智慧物流事业部
智慧物流产品
  •       主办单位:北京中煤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copyright 2009 cct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20447号   |   京ICP证02044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5267号

返回顶部

中国煤炭市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