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 中联煤炭网   2020-08-14 16:02 星期五

煤制氢如何撕下“高碳”标签

  究竟该不该大规模发展煤制氢?日前在“能源中国—中国未来五年”会议上,工信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提出,二氧化碳减排重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采用煤制氢路线,每生产1公斤氢伴生11公斤二氧化碳。在当前技术条件下,应防止盲目发展煤制氢,避免引发生态破坏、气候变暖新的风险。
 
  从氢源出发,世界能源理事会将氢能划分为灰氢、蓝氢与绿氢,分别指碳基能源制氢,化石燃料制氢加碳捕集、封存路线,利用可再生能源电解制氢的方式。“灰氢不可取,蓝氢可以用,废氢可回收,绿氢是方向。”李毅中称。
 
  兼具原料富集、成本较低、技术成熟等特性,煤制氢的优势被广泛认可。不少煤炭企业更是将其作为转型方向之一,纷纷加大投入。面对高碳排放的“弱点”,煤制氢能否扬长避短?
 
  当前成本最低的制氢方式
 
  由中国氢能联盟发布的《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2019版)》(下称《白皮书》)显示,我国已是世界最大的制氢国,初步预测工业制氢产能为2500万吨/年。其中,“煤制氢技术路线成熟高效,可大规模稳定制备,是当前成本最低的制氢方式”,以煤气化制氢技术为例,按照600元/吨的煤价计算,制氢成本约为8.85元/公斤。
 
  “煤制氢最大优势就在于成本。根据不同煤种折算,规模化制氢成本可控制在每立方米0.8元左右,有的项目甚至低至0.4-0.5元/立方米。相比天然气、电解水等方式,煤制氢经济性突出。”中国工程院院士彭苏萍表示。
 
  从能效水平来看,煤制氢也有一定竞争力。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能源化工处副总工程师韩红梅介绍,煤制氢的能源利用效率在50%-60%,而电解水的效率目前只有30%左右。
 
  此外,煤制氢具备规模潜力。“氢源基础丰富,正是我国发展氢能的优势之一。”彭苏萍称,我国煤炭资源保有量约1.95万亿吨,假设10%用于煤气化制氢,制氢潜力约为243.8亿吨。而据《白皮书》预测,到2050年,我国氢气需求量接近6000万吨。
 
  据中国氢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统计,在我国氢源结构中,煤炭占到62%,天然气、电解水及烃、醇类各占19%、1%、18%。“从全球平均水平看,煤制氢占比约18%;在氢能强国日本,只有6%左右的氢能来自煤炭。”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符冠云表示,目前,我国氢源结构仍以煤为主。
 
  高碳排放问题不可回避
 
  煤制氢优势突出,但在李毅中看来,该方式伴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却“不能容忍”。特别是在碳减排的迫切需求下,煤炭制备1公斤氢气约产生11公斤二氧化碳。只有将二氧化碳捕集、封存起来,“灰氢”变成“蓝氢”才可使用。
 
  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李灿也持“不提倡”的态度。他认为,氢能产业尚处发展初期,现阶段需少量化石能源制氢作为带动。但一窝蜂上马煤制氢的行为既不理智,也不是正确方向。“发展氢能的初衷之一是减排污染物和二氧化碳。从煤制氢生产、储运、利用的全过程来看,并没有减少碳排放,只是将排放由末端转移到前端。同时,从优化利用角度,煤炭作为宝贵的原料资源,用于制备更重要的化学品及材料才更合理。”
 
  有无办法解决上述矛盾?《白皮书》认为,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技术(CCS)是有望实现化石能源大规模低碳利用的新技术。当前,我国CCS技术成本在350-400元/吨,到2030年、2050年,有望控制在210元/吨和150元/吨左右。结合煤制氢路线单位氢气生成二氧化碳的平均比例,配合CCS技术,制氢成本增至15.85元/公斤左右。不过,由于技术尚处探索和示范阶段,还需通过进一步开发推动成本及能耗下降。
 
  “站在技术层面,采用CCS没有问题。尤其煤化工项目,通过成熟的低温甲醇洗工艺,已可以收集98%以上的二氧化碳。关键是捕集之后二氧化碳没地方去,目前暂无理想的封存条件。”中国科学院大连化物所节能与环境研究部部长王树东认为,要拓展二氧化碳封存、利用渠道,并兼顾技术经济性,未来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减碳是提升竞争力的关键
 
  “真正的‘绿氢’,一定要通过可再生能源获得。用风、光、核产生的电能,把水电解变成氢的过程只排放氢气,不产生二氧化碳。因此从碳减排角度出发,不建议使用煤炭等化石能源制氢。”中国科学院院士包信和进一步称。
 
  但同时,包信和表示,煤制氢是目前制备氢气的重要途径,技术相对成熟、成本相对较低,现阶段不可能不用。“全世界一年使用氢气5000亿立方米左右,96%来自化石能源,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煤转化。未来随着清洁能源成本降低,电解水逐渐有了优势,才具备与化石能源制氢的可比性。”
 
  既然如此,能不能用好煤制氢?符冠云认为,在能源转型要求下,氢源选择有四个主要依据,即适用性、经济性、环境效益及能源效率——依据资源禀赋,供应与需求的数量、质量相互匹配;成本有效性是可否普及的最主要因素;实现全生命周期的污染物及二氧化碳减排;尽可能提高能源投入产出效率。
 
  “由此判断,煤制气是当前最可靠的氢能供应方式。近中期立足存量,可满足大规模工业氢气需求;中长期来看,重点是按照‘煤制氢+CCS’路线,通过技术研发进一步降成本、提效率。”符冠云称。
 
  另据中国氢能联盟预测,到2030年左右,煤制氢配合CCS技术、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将成为供应主体。到2050年左右,我国将从以化石能源为主转向可再生能源为主体的多元结构。届时,可再生能源制氢成为主力,“煤制氢+CCS技术”、生物制氢等技术将共同作为有效补充。
 
  “当下,在用氢需求没有上来之前,煤炭企业应保持审慎态度,做好氢能供应和需求的研判对接,不宜大规模发展。”王树东提醒,由于电解水制氢等方式不产生碳排放,不会因碳约束而增加成本。做好CCS等低碳技术储备,降低减排成本及能效损失,对于提升煤制氢的竞争力更显关键。
 

中国煤炭市场网或与合作机构共同发布的全部内容及材料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受法律保护。未经中国煤炭市场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对上述产品、信息进行使用、复制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销售。

相关阅读:

CCTD是谁 定制服务 智能数字矿山 指数业务 品牌会议 运销管理软件
公司简介 数据定制 数据融合 指数介绍 全国煤炭交易会 运销管理信息系统
研究团队 产业数据库 算法研究 资源基础 电话视频会议 进销存管理系统
年度指数报告 周期类刊物和分析报告 系统集成 指数业务 智能称重管理系统
咨询服务 项目案例 无人值守称重管理系统
考察活动 指数编辑发布

关注CCTD

    010-6446 4669

    cctd@vip.sina.com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官方小程序
  •       主办单位:北京中煤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

copyright 2009 cct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20447号电信业务审批[2002]字第 6086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5267号

官方
微信
在线
客服
北京
客服
太原
客服
秦皇岛
客服
交流
群组
监督
热线
返回顶部

中国煤炭市场网